• 这一天,是鄙人初次下海潜水。
    练习了水底面镜排水等项目,观察小鱼仔。
    发生一件“旷世奇闻”,李太和教练笑翻了,估计会一直被传唱吧。

     

    我们是顺着锚绳往下走的。
    Brett挑选了一个大约8-10米左右深度的地区,可以在平地上做一些练习。
    一边顺,一边要调整耳压,捏着鼻子憋气,直到耳朵不疼了再继续往下。
    在潜水结束以后,我以前每次坐飞机都会耳朵疼的毛病完全消失啦!

    到了比较深的地方,就有另外一根绳索用来牵制。
    看起来时间比较长的样子,已经长满了各种水底植物,滑腻腻。
    阿曼达和云小姐都表示好恶心。我还好,发现上头有种小海葵,碰一下就会害羞地缩起来,就还蛮好玩的。

     

    这张照片充分表现了平衡力之差别。
    阿曼达小姐基本就是上蹿下跳,而我……四肢过度僵硬,没有办法完成盘腿这种动作。

     

    阿曼达小姐海底瑜伽三连拍。
    得到“海猴儿”的昵称,这种活泼,绝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。
    在海底如果吸入氮气过度,就会造成“氮醉”,表现跟醉酒或吸大麻差不多,容易产生幻觉。
    据说有一回,有个哥们发生了“氮醉”,非要继续往下潜,他在小磁板(就是咱们小时候玩过的磁力板,画完一拉就干净了)上写,“下面有个乐队在表演,我得去看看”的骇人字句。上岸清醒后据说羞愧万分……
    根据我们的观察,阿曼达小姐在海岛上,全天候出于醉的状态。

     

    左图貌似是云小姐。
    右图当然就是排水中的海猴儿啦。

     

    Brett要求我们把面镜拿下来,做个怪表情,再戴回去。
    这样做,可以彻底平稳心情,以后需要在水底面镜排水或擦拭面镜时,就完全不会慌张了。
    当然,咬着呼吸管,并受到浮力的作用,怎么看表情都好肉酸。

     

    轮到我……没有最酸,只有更酸。
    不知道为什么,大概出于脑子不清醒的缘故,经常在海底作出V字之类的幼稚动作。

     

    厉害的狮子鱼。李太拍到它很得意。
    小丑鱼尼莫显然是海底世界中最傻乎乎的鱼类之一……从表情上就能略知一二。
    回来以后我们打算哪天聚会,重新看一遍《海底总动员》,感觉应该跟当时截然不同。

    精彩的来了……
    结束了50分钟潜水,上船,大概过了有那么半小时,我突然觉得耳朵里有东西。
    用手指捅咕捅咕,无效,没有长指甲,弄不出所以然。
    此刻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我爹下乡时的笑话,说村里有个大爷,一直说自己耳朵背,有天突然听不见了。结果到医院几次三番都看不出所以然,只能打消炎针。结果,许多个青霉素下去以后,某天大爷不知道是撞上了什么东西还是怎么样,从耳朵里掉出来一大块超级耳屎……世界,突然清晰了!!!!

    我很受这个笑话的影响,顿时猜测自己是不是耳朵里也有个超级耳屎之类的。
    叫李太过来看,哥们扫了一眼,搪塞说哎呀进水而已啦。
    半晌,觉得不适,倒不疼,就是堵得慌。李太再看,还是坚定表示进水而已。
    阿曼达小姐说,嗳,貌似是有东西啵,小石子之类的。

    上岸,找到隐形眼镜药水,滴之。
    同学们,此时此刻,鄙人耳朵一阵轻微酥麻,一个黑溜溜的东西从耳朵里爬了出来!
    云小姐大喝,菲菲快闭嘴!它爬过去了!
    慌忙甩头,东西掉地。大约1cm*1.5cm长宽的小螃蟹!!!!
    很可惜忘记拍下来了。随后,我们把它放生了。

    李太这货,伙同Brett,笑得二五八万的,就差打滚了。
    表示这个故事将和“海底有乐队”的笑话一起,一代代传承下去。
    据说阿曼达当时已经看到了脚,以为是海蜘蛛,怕我惊吓而没敢说实话。
    而我,到现在都不明白,我的耳孔有那么大那么大那么大吗?!

     

    当天海水非常清澈,这是遭遇螃蟹事件十分钟之后的我……
    海滩上有活海星出没哟,快点跟它合影。
    诸位,由于悲剧性忘记防晒,鄙人脖子和额头呈现出很惊悚的状态,至今未有改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