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这碗云吞面,到底是在沾仔记如了愿。
    在威灵顿街的窄马路一侧,对面就是老字号麦奀记,做同样食物。
    身为一枚蔡澜老头的忠实粉丝,对他那“未能食素”系列相当有好感,其中也有提到沾仔记,特别是它和麦奀记的纠葛。在沾记开张时,麦记已经成名,以何对弈?唯有特色——大得犹如拳头般的云吞、鲮鱼球,大到夸张大胆,人人因此牢记。

    而麦记原本以小云吞出名,自从看到对面竞争者的成功,也该做大的,结果反成了捂心口的东施。

    我和蔡澜老头的口味很相近,总认为云吞并非有虾就好吃,因市面上的均不够鲜。
    而同样的,鲮鱼球也只是大而已,街坊作品。
    但无妨于下次光顾啊,一来小店里所有人都好热情,任影任玩;二来作为一碗云吞面,它们仍然是称职的,且由于大个儿,很抵饱,价钱也不贵。

    据说目前已经是比以前小了许多呢,可想当年蔡澜老头看到它时多么惊讶。

    pandagugu跟着我和阿曼达一起去找来吃,来回走了许久,简直挥汗如雨。
    然后他看到两个能吃的女人在他面前啊呜啊呜,还是吓了一跳——特别是小个儿阿曼达,刚塞下一碗面,抹抹嘴,就好像什么都未曾发生过……

     

    杏花楼的甜品。
    杏花楼不是上海的杏花楼,只得一间小小餐厅,转身也难。
    在中环走到快死才找到,大家都疯了。

    坐定下来,背袋还在膝盖上,身边一个黏糊糊的外国大叔比划道,把包放下多好,这样不累。
    嗳,行吧,真友好。转眼间来了两个英俊外国男生拼桌,较甜美淘气面孔的那位向阿曼达小姐打招呼,随即攀谈起来……原来是枚意大利友,还在上海读过书,专业很对口,阿曼达小姐的意大利语迅速被拣回来,说得飞快。
    鄙人开始给甜品们影像。
    然后黏糊糊大叔凑过来道,哎呀!我也要拍!咱们合个影吧!
    见过自来熟的,没见过这么熟的!

    最后接了他的名片,合了影,相机里的我一脸茫然。
    在意大利小帅哥和美国黏糊糊大叔之间,眼睁睁望着这种对比,到底意难平啊!!
    话说有年在机场大巴上,也是个黏糊糊外国大叔坐旁边,忽然拿本字典让我教他说中文,热情地表示可以相互帮助,他教我英文……但当年的鄙人,和如今的鄙人是一样的,寡言,沉默,脸上估计也没有什么好脸色,捧本小说根本不抬头。绝对不漂亮,也不活泼。
    为何选中我笑哈哈,始终是个谜团。
    阿曼达则一时疏忽,忘记跟帅哥交换电话,捶胸顿足了一段时间。

    杏花楼的甜品很好吃,尤其是双皮奶,香浓不腻。推荐有红豆的那碗,哎,我比较爱红豆。
    此外绿色的是甘草绿豆汤,白色的是腐竹蛋花糖水。前者喝到最后会有很重的甘草味,gugu和阿曼达都不爱,我却觉得还可以;后者成为我的新宠,在最后离开香港时跑去买了外卖喝。

     

    糖朝就在海港城对面,找不到东西吃的时候就顺便去搭个台。
    忽然很想吃碗猪润粥,猪肝不腥,白粥很鲜,而且一碗真是能分上数小碗之多,份量很足。
    煎酿三宝是阿曼达特别要的,大家都爱青椒酿肉那块。
    至于烧卖这回事则没有什么特别。

    蔡澜老头亦十分爱这家店,尤其是木桶豆腐花。
    但我们实在吃不下了,只能望着菜单作罢。周围都是沪籍游客,隐约好像回家了似的。

     

    文辉墨鱼丸大王的墨鱼丸粉和炸鱼皮。
    去铜锣湾时代广场楼上的DG提取预先定下的笔记本电脑,晃到对面SOGO去看看箱子,差点被人潮挤死。
    我和阿曼达小姐都是人潮恐惧症患者,立即逃走,一刻不停。
    最后歇脚于这家店,例牌还是拼台,匆匆吃完走人。

    还是算得上鲜美的,也弹牙。

    后来专门跑去上环吃九记牛腩。
    看游记时,有人说曾在那里碰到过正在后厨房采访的蔡澜。
    没拍照,来了碗净牛腩分享,炖得熟烂,牛骨汤滋味完全融进去。相信搭配河粉来吃应该更好。

    海港城内有间广东茶居很美味,如果要留在那里吃饭,不妨可以试试看。
    也是以各种广式点心为主,我个人最爱其中的甜品“黄金千层糕”,在每层糕之间,都铺着金灿灿的蛋黄,口感沙沙的,又甜又糯。还有一味红豆冰,红豆和雪糕都专门从北海道运过来,完全不甜腻,却真的香,红豆饱满大颗。
    阿曼达小姐甚爱其中的牛肉窝蛋饭,据说是九龙仓老板发明物。
    蛋和牛肉也从日本运来,搅和在一起,肉甜而嫩,融合蛋的润滑,真是一碗好饭,呼噜呼噜吃下去好过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