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7-08

    新香入手 - [彩妆保养香]

    此两款香气,无甚特别,亲和,接受度高。
    适合夏日的清爽心情。再回首当年小朋友时期至爱的Kenzo清泉,那种单纯,好像回不来了。
    如今更爱那些适合沉淀的气味,等待从新鲜转换到厚实,逐渐散开,过程已经值得。

    Coco Chanel说,不用香水的女人,是没有前途的女人。
    大家生活方式不同,没有必要将这种评论当作金科玉律。当日看亦舒的《流金岁月》,蒋南孙惯用一只消毒药水香皂,也同样令人倾心——那种洁净气味很容易产生安全好感。尤其对天生敏感肌肤的我来说,沐浴洗脸,闻到药妆产品很淡的香气就会安静。

    气味能对前额叶皮层构成强烈刺激,引发回忆与情感,甚至影响内分泌系统以及生理反应。

    我的许多回忆也建立在香气上。
    例如这瓶新入手的紫色Bvlgari,木调花香,前味粉红葡萄柚与绿叶汁液,中味转至保加利亚玫瑰花蕾和鸢尾草,后味太阳木与缬草。仔细想起来好像小时候7、8岁的暑假在北京,步行到动物园看大象,被爸妈带领着去老莫吃一顿。
    被太阳灼晒过的,草的味道,花的味道……和老莫的罐闷牛肉一起,组合成了儿时的北京印象。
    这种记忆重叠看似突兀,却是真实反应。

    Chanel 绿色Chance,是那瓶黄色的清新版本。
    这种女人味,处于“可控制”范畴,有种坚决的娇媚感,又不至于太浮夸。
    像名字Chance般,处于传奇形成的初级阶段,等待沉淀。无论窄脚裤T恤平底鞋或是连衫裙,都搭得过,这点来说也足够平民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