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春夏新鞋,你买好了么?
    我有很多的选择——可是出门时间有限,于是平面欣赏的时间更多。好吧,很多东西知道它美丽就好,不用完全拥有。在经过一次两次可怕搬家之后,觉得还是把衣服鞋子浓缩得越少越好。
    但不妨碍为各位寻找有趣美丽的东西,对吧。

     

    一切都从浪漫开始。浪漫是沾在肩头的细雪,稍纵即逝,甜不到舌尖,只存在于脑中。
    就像是纷纷急落的花瓣不留神染在鞋子上,擦不掉,留下隐约一个故事。
    本季花朵鞋从天而降,成为热门新宠。但这鞋不那么易穿——想象自己穿它,还是要找到对的花朵才行。相对于那些怀旧复古的褪色花朵,更为热烈浓稠的那些吸引。
    无它,皆因大朵玫瑰和蔷薇碎片太像是从沙发窗帘上截下来的。
    那些碎花沙发窗帘,放在别人家都美丽,放在我自己的房子里,怎么看怎么琐碎,恨不能立即拆毁。
    嗳,天生就不是那细致人儿呀。

     

    我觉得吧,今年的流行,真的就是为了让我省钱的。
    “经典木底or圆头高跟拖”,上世纪90年代流行那阵,鄙人捧着香港的《青春》和《少女杂志》看过无数。当时在杂志上专门人士指导读者着衫,印象最深刻是用此鞋搭配了“尖锥角衬衫”和短裙……还有流行一时的欧米茄发型。
    不过,圆头拖以外的款式,倒是可以尝试的,例如镶金边露脚趾的那对。
    但穿过木底的同学们,可否告诉我,到底这种没有弹性余地的底,会不会走起来很疼?

     


    裸色与浅淡的驼色,真令人喜爱。
    始终认为这种色彩的高跟鞋,最适合想要将双腿拉长的同学。它的柔软色彩足以和脚融为一体,在视觉上仿佛双腿又多加了10厘米。
    但要全身都使用裸色——不够高挑纤瘦结实,还是算了吧。这种东西就像是奶油,点缀一点在蛋糕上赏心悦目,来不及就想挖来吃。要是直接来上一罐奶油……恐怕只有十分热爱奶制品、以及消化功能超强的人才有福消受。
    至于一直想要购入的裸色唇膏,也迟迟未寻觅到最喜欢的。越是天然,越是难。

     

    孔眼,真是清凉透气。
    混搭良品。本城不是加州,没有早晚风凉中午暴晒的温差,诸位想要穿着短靴热裤出门,真是需要一番勇气。所以如果靴子有孔眼,那绝对要好的多。
    同理可证赤足穿单鞋这回事。